未分類

莊曉明散文作品:《關於宜陵古九景》

莊曉明

宜陵,是曆史上揚泰之間交通要道上的古鎮,曾經繁盛一時。寺廟及景點,隨處散落、點綴,使宜陵成為一個人所向往之地。著名的景點,有人認為有十個,由東而西分布:春郊試馬,石閣風帆,圌山雪積,天池荷雨,投子晚鍾,長橋夜泊,晉祠紫竹,漁船夕照,山陽漁火,秋水玩月。宜陵鄉賢曹有懋先生則認為,稱九景為宜,“漁船夕照”與“山陽漁火”所在的薑家溝、山陽河緊相毗鄰,可合為一景。我亦認可九景這一看法,可惜九景如今已不存,為漫長的歲月所湮沒,隻能想象中遊覽一番了。因為想象是隨性而至,九個景點的安排也就隨文章而隨意散落。

晉祠紫竹

晉祠紫竹,堪稱宜陵曆史上最為著名的景點,因為它與東陵聖母的傳說聯係在一起,晉祠,即東陵聖母祠。據地方誌記載,東陵聖母祠始建於東漢明帝五年(公元62年),初時為民間所為,結構比較簡陋。至東晉康帝時,因東陵聖母影響愈著,便由朝廷再度建置,“邃宇既崇,真儀麗設”,便又別稱“晉祠”。聖母祠原占地有八畝許,祠三進,內植蒼鬆古柏,尤引人注目的,是紫竹成林,且竹高出簷,隨處掩映,便與“晉祠”合成“晉祠紫竹”之一景。

“晉祠紫竹”一景中,還有一寶,殿後假山石叢,原立有唐懷素狂草書《東陵聖母碑》石刻碑。書《聖母碑》時,懷素約五十七歲,可算其晚期書法的代表作品。明王世貞評之:“素師諸帖皆遒瘦而露骨,此書獨勻穩清熟,妙不可言。”碑文詳述了東陵聖母的傳說,成為了考證東陵聖母及江都仙女廟的文獻基石。但碑文係狂草書成,加之文中似有疏忽處,實難完讀,我且用自己再度創作的《東陵聖母的傳說》,將主要碑文內容隱含其中:

東漢末年,戰亂頻仍,異象四起,人心惶然。亂世中的百姓,都祈禱能有神靈庇佑,給他們平安的日子。

當時,廣陵的東土有一片村落,叫東陵。村上有一男子杜氏,生性多疑,為人粗俗,卻娶了個鄉間人眼中弱不禁風的美麗女子杜薑。杜薑不喜尋常婦女的家務,卻在院內種滿了花草,有些是本地人從未見過的。每天的時間,她就在這些花草間流連,時而會心一笑。

但丈夫杜氏對這些感到莫名其妙。他時常要外出,便買了個丫鬟小翠,陪著杜薑,因為她太美麗了,令他不放心。

當時,東陵一帶,出沒著一位上清教真人,名劉綱,人們都期待與他相遇,因為他洞悉了人生和宇宙的真諦。一個夜晚,杜薑正在她的花草間流連,劉綱突然乘著傳說中的麒麟,降落院內,杜薑沒有絲毫的驚異,而是露出久已期待的興奮。劉綱對她說:“你的道行,應和著上天的寶錄,你本是仙人的才質。”然後,授給她許多秘符,珍貴的草藥方子。

從此,杜薑的神態鳳儀,爽然一新,透著一種擁有了神奇力量的自信。她膚色細膩,骨骼輕盈,走起路來,有如輕雲一般飄移。她時而離開院子,出沒村莊內外,觀察人間世相。

但杜氏的心緒卻紛亂起來,認為劉綱的出現,給妻子帶來的異常變化,是不祥之兆。他不斷指責她違背了婦人應有的日常禮儀,每次外出,都一再命小翠看好杜薑,不能出現有傷風化的事情。然而,杜薑本就鄙視杜氏追逐的那些庸俗之物,他的話隻當作耳旁風,依舊我行我素,超脫自在。而小翠每天隨著杜薑,也不知不覺進入了道境。她們二人常在院裏,做一些道家的遊戲,或變形為婀娜的柳樹,或隱身於搖曳的花叢。做一種上升的氣功時,杜薑坐在平地上,就能雲氣一般冉冉升起,而小翠則要攀到樹端,彈跳一下,才能升起,然後二人在空中的某個位置相會,發出雲雀一般的歌吟。

她們的遊戲,偶被莊上的人發現,並漸漸傳播開來,人們知道身邊出現了奇人。一些生了疑難疾病,長期不愈的人,抱著試試的心理來到杜家,服了杜薑給的草藥,很快就明顯見效了。杜薑的名聲愈來愈大,來東陵求醫問疾的人愈來愈多,院裏的藥草已不夠,杜薑和小翠便四出采摘或購買,回來熬製出各種救人的藥。院子裏終日火光閃爍,氣霧騰騰,二人忙的不亦樂乎,花容盡失,杜氏從外麵回來了,也沒有時間照應。杜氏非常不滿,常對著空房發無明之火。

羞惱之中,杜氏聽人挑唆,以不守婦道,形跡如妖,把杜薑告到縣衙,關進牢獄。然而,不知什麽時候,杜薑的衣裙突然無風飄拂起來,身形搖曳著,從窄小的獄窗脫出。在窗外,她似乎不慎脫落了一隻鞋子,被有心人收起。她在空中龍形一般遊行,來到自家上空,召喚小翠,一隻翠鳥飛起,隨著一同上升。此時,剛好旭日初升,天地顯藍,她們的身影在霞光中熠熠閃爍,仿佛仙界的旗幡。奇異的音樂,特殊的香味,彌漫天地之間。

東陵的百姓自發籌資,在杜薑升天的地方,建起了東陵聖母祠。聖母莊嚴美麗的塑像前,日日香火不斷。此後,東陵這片土地上,何處有惡人惡跡出現,翠鳥就會在那處的上空盤旋,惡人很快受到應有的懲處。聖母之名甚至遍及江淮之間,人們或乘車或步行,皆傾心前來供奉。千百年來,凡遇到水災旱災,各種流行疾病,人們的祈求,都能得到聖母善意的回應。

遺憾的是,至清時,《東陵聖母碑》已失蹤,可能是戰亂中毀棄,但碑文拓本今仍收藏於西安碑林第二室。實際上,由明熹宗天啟年間以下,東陵聖母祠已衰落,甚至一度改建為東嶽廟。晚晴詩人佴天明的《晉祠紫竹》一詩中,可見其衰敗氣象:

蒼苔石徑搖紫竹, 朱戶祠堂凝翠柏。

青鸞檄士幾時回, 空憶唐碑無處讀。

1        


責任編輯:煜婕

No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

  • 友情鏈接